石家庄市栾城区党史展

二、恢复与发展国民经济








二、恢复与发展国民经济

 

1.推行农业生产互助合作,提高生产率

土地改革后,农民有了自己的土地,但在农具、牲畜、耕作技术与劳动力上,不同程度地遇到一些困难,再加上小农经济的束缚,极大限制了农村生产力发展,农民的贫困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,任其发展必然会导致严重两极分化。同时,这个时候农村出现欠债、破产、出卖土地、新富农等一系列问题。广大农民在生产实践中,深切感受到小农经济的脆弱,于是便产生联合起来进行生产的愿望。

1952年8月24日,栾城县委发出通知,要求各区、乡按照中央提出的5个条件(即群众生产需要,有互助基础,有领导骨干,群众完全同意,有充分酝酿)重点发展合作社。至1953年4月,全县发展长期互助组2738个,临时互助组987个。互助合作运动中,托儿互助发展迅速,全县共组建托儿互助组44个,解放了妇女劳动力。经过整顿合并,至1953年底,全县共组织农业生产合作社8个,互助组1684个,并涌现出贾村“赵腊八农业生产合作社”等先进典型。通过互助合作,栾城县实现国家种植计划,粮食作物与经济作物达到国家播种计划面积,农业产量大幅度提高。

2.选先进、树劳模,带动农业生产发展

image009.jpg栾城县一直重视劳模在农业生产中的模范带头作用。1951年10月29日至11月2日,全县召开第三届劳模农展大会,会议以民主评选的方式,评定劳模等级,产生一等劳模3名,二等劳模27名,除代替开会以外的为一般劳模(三等)。会议把爱国生产、支持抗美援朝、交公粮、多储棉、合作互助、帮助烈军遗属解决生产困难等爱国公约内容列为劳模必备条件。次年10月30日至11月3日,全县召开农业优抚劳模代表大会,会议选出省劳模代表于丙辰、赵腊八、何兰花、赵修子、冯洛兴、王子元。劳模运动的开展,使大家学有榜样,赶有目标,全县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与创造性得到激发,为农业丰产丰收、支援国家建设提供了有力保障,同时也凸显出组织起来的社会主义优越性。

3.物资交流与供销合作,繁荣经济

1950年,栾城县成立石家庄粮食公营栾城小组,负责全县粮食市场管理。1951年,南关村、窦妪村、方村粮食交易所相继成立。同年10月20日,栾城县设粮食局,对粮食市场加强管理,活跃全县粮食市场朝着规范有序方向发展。全县恢复形成栾城、冶河、西营、小梅、窦妪、陈村、方村与郄马等8个传统集日,各集日按地域、物产、交通等条件形成粮食、牲口、土布、猪羊、棉花、柴草、粉条、木货、烟草、蔬菜等市场。

每年九月十九日在窦妪组织大型物资交流会,农历十月初一在高家庄、小任家庄、田家庄三村的东岳庙组织大型物资交流会,活跃市场,扩大物资流通。在扩大城乡交流中,供销合作联社发挥了主导作用。

4.粮食统购统销政策的实施

新中国成立初期,全国粮食严重短缺。1953年全国受灾,小麦减产,不法商贩囤积居奇哄抬物价,导致农民惜粮不卖和价格虚高难以管控等现象。11月19日,政务院下达《关于实行粮食的计划收购和计划供应的命令》,规定“生产粮食的农民应按国家规定收购的粮种、收购价格与计划收购的分配数量将余粮交售给国家”,自此,粮食统购统销工作在全国农村迅速展开。粮食统购统销政策执行之初,即出现收“过头粮”问题,造成农村党群关系紧张。中共中央、国务院进一步采取定产、定购、定销措施,让农民对自己交售多少粮食做到心中有数。1955年8月23日,栾城县委制定《关于“三定到户”工作方案》,扭转粮食购销中的不利局面。方案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,划片评产、核产到户,不能购买农民的全部余粮;征、购、销紧密结合,改进粮票管理制度,做好统购统销工作;农业社“三定”以社为单位,征、购、销统一计算,社对户不可平均分配,仍按各户地、劳分红计算粮食余缺与购销,以免伤害社员积极性。粮食政策从“三定到户”到“三定到社”,弥补了粮食统购统销工作中的漏洞,稳定了全县粮食市场,激发了农民粮食生产积极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