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家庄市栾城区党史展

翟荣梅 :父亲翟秋来轶事


做一个忠诚于党和人民的好人 ——父亲翟秋来轶事

翟 荣 梅



我叫翟荣梅,女,1953年8月生,栾城寺上村人,1971年入党。我的父亲翟秋来是栾城早期党员,1909年8月生,2002年7月13日病逝,年93岁。栾城解放(1947年4月)前历任栾城县二区组织干事、副组织委员,二区区委副书记、书记。栾城解放后历任栾城县城关区区委书记、六区区委书记、一区区委书记。1952年任栾城县总工会主席、县委委员。1958年5月退职休养,享受离休待遇和副厅级政治生活待遇。父亲健在的时候,经常要求我们对党对人民要忠诚,成为子女们一生恪守的准则。摘取几件他的轶事,算作是纪念,并与大家共勉。

一、不改的初心和曲折的入党历程

父亲的入党经历十分曲折。按照他自己填写的干部档案和《栾城县志•地方党组织的创建与发展》记载,他1933年3月在本村入党,当时是单线联系,他的入党脉络是:①1932年,在北京潞河中学读书的共产党员李大刚(藁城马庄人)受中共河北省委派遣,回乡进行革命活动,在栾城首先发展了故意村小学教师赵玉堂(栾城王宫村人,今王宫村属藁城区)入党,10月成立栾城第一个党支部故意党支部。②赵玉堂发展后牛村小学教师赵封印、南安庄小学教师杨凤鸣入党。③1933年3月,赵封印调到寺上小学任教,发展教师朱洪武入党,朱洪武发展翟老欣、翟老忠入党,翟老欣发展本村农民翟秋来入党,这个脉络是清晰。然而他还多次对我们提起1929年争取入党的曲折经历。据《栾城党史资料》(第一辑)《栾城党组织的建立与发展》 记载,1928年,正定党组织派北豆村共产党员阎福玉以卖书为掩护,到北郄马从事革命活动,发展石省三、石玉瑞、石成珍等入党,并于1928年底建立了北郄马党支部。1929年起,中共天津市委兵委书记、北方局军委秘书长薄一波主要负责天津、唐山和正太、平汉铁路沿线地区指导兵运工作,(《薄一波年谱》)直到1931年在北平被捕入狱。薄一波在石家庄进行革命活动期间,曾到栾城一带秘密活动,思想进步的翟秋来经人介绍认识了薄一波,在薄一波的考察动员下,翟秋来由北郄马一名教师介绍入党并与之保持单线联系。不久,这名教师调离到外地工作,父亲遂与党组织失去联系。提起这段往事,父亲既自豪又遗憾,后几度寻找他的入党介绍人也没有找到。这无法考证之“故事”也只能是“故事”了吧!有幸的是,1933年寺上村党支部成立时,他成为了其中的一员,我想这一定与他“失联”后积极寻找党组织有关系。

二、出生入死的抗战故事

抗战期间,斗争形势十分残酷。父亲时任中共栾城县二区组织干事、副组织委员,每过一段时间,他总要回家一次,主要目的就是现在说的“刷存在感”,告诉亲人他还活着,但这样的“规律”也被日伪奸细看在眼里,他被盯梢了。一次回家,父母亲说别参加什么革命了,你叔叔他们都受到了牵连,他都一口答应,但是他的革命意志从未动摇。他明白自己的处境,待在家里就会给家庭带来灾难,必须马上离开。当他走到胡同口,正好碰上来“捉拿”他的敌人,问他“翟秋来家住在哪里?”翟秋来“支应”过去后,凭着熟悉的地形,迅速穿出村庄,安全转移。

父亲还介绍过他与敌人的“狭路相逢”。抗战的艰苦岁月里,抗日的党政军人员都是“昼伏夜出”工作。一个漆黑的夜晚,他在一个村子的街上穿梭,发现两个人影迎面走来,凭直觉就知道是有了察觉的敌人在巡夜。此时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,两面是墙无处藏身怎么办?于是他紧贴墙壁,屏住呼吸,结果敌人关注着前边的路,没有向两边看,让他躲过了一劫。

父亲有站立时双腿抖动的“毛病”,他说这也是抗战时期落下的病根。一次在南高、南屯一带村庄执行任务被敌人发现遭到追赶,革命群众把他带入到一个封闭的地道隐藏,这一切被紧追不舍的敌人看在眼里,但是又不敢下地道抓人,于是开始向地道灌水,看到水灌满了,认定人必死无疑才走人。原来地道里面有一块儿挖的比较高,再加上憋气后水进不来,所以地道里的水淹到了他的脖子就上不来了,但他在水里被冻得瑟瑟发抖。敌人走后,村民迅速开始向外掏水,他大难不死又活了下来,但从此落下了腿发抖的“毛病”。

老父亲是为了民族独立抗击日寇的共产党人中的一员,他们和我们一样珍爱生命,珍惜亲情,但在民族大义面前,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,个人遇到再多的危险,他们都从不退缩,视死如归。这些故事一直被我们珍藏在心里,温暖着我们,感动着我们,激励着我们。

三、用卓有成效的工作迎接解放

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,国民党掠夺了栾城的抗战果实。为了建立一个人民当家做主的强大的祖国,中共栾城县委在冀中军区71团、82团等部队的配合下,与国民党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,并于1947年4月配合晋察冀军区四纵十一旅一举解放了栾城。

解放战争期间,父亲任栾城二区的区委副书记、书记。在中共栾城县委的领导下,这一时期的斗争区委发挥了重大作用。在巩固和发展革命政权,拔除国民党冶河据点、解放栾城、解放石家庄、攻打“石头城”元氏县城等战斗中,区委带领区小队和民兵参与了战斗,发挥了积极作用。

我们曾问起栾城解放后,很多干部“南下”了,你为什么没有南下?他说他三十多岁才结婚,在艰苦的岁月里两个孩子又早夭,对他打击很大,党组织一是考虑他下面的孩子们需要照顾,二是栾城需要一大部分主要领导留下来进行土改,他被留了下来。他说党组织在革命的同时,又在极力为革命干部的家庭生活提供方便。有国才有家,有家才有国,这就是共产党人的鱼水情怀,家国情怀。

四、做一个踏实肯干的人民公仆

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,工会工作异常重要。栾城解放后他曾任区委书记,建国后,父亲出任栾城第一届工会主席,1954年又被组织任命为县委委员。新的工作给父亲提出了新的难题:他思路清晰、肯干能干,威信很高,都是他工作的优势,然而他没有文化,甚至不能通晓地阅读文件,是他的“硬伤”。

为了深刻领会上级工会和县委精神,开展好工会工作,父亲总是通过秘书把重要文件先“死记硬背”下来,然后再融会贯通去布置工作。日积月累,超负荷的用脑,使他出现了头疼病,病重的时候疼痛难忍,就让几个子女攥着拳头轮流为他“敲头”。他说工作高于一些,不能留恋于“位子”,1958年,他主动辞去工会主席职务回家休养。他从不摆老资格,常说挣着工资不能当“闲人”,在身体康复到能坚持工作时,又开始了乡镇的基层工作,尽心尽力,尽忠尽智,赢得了大家的尊重。他离休后,县领导多次到家中看望慰问他,省委省政府还给予了他“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六十周年”勋章等荣誉。

父亲经常教育我们要忠诚于党和人民,“忠诚”是他革命一生的真实写照,也是留给我们最宝贵的精神财富。又是一年清明节,回忆起父亲的教诲,感慨万千,写一篇回忆吧,以慰先人,以飨后人后人。